艺术守梦人肖迪:用科技之蕴重塑艺术之美

时间:2019-07-08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胡怀邦

  7月5日电 日前,自主知识产权研发的大型高科技巡游表演机器马——“中华巨马”亮相大连“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近日,这个项目的设计师——木牛流马团队领路人、大连博涛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迪讲述了如何用科技之蕴,重塑艺术之美。

  回忆起博涛文化成立之初,肖迪直言“起步很低”。1999年,硕士毕业的他留校任大连理工大学多媒体研究开发中心副主任、大连理工大学城市学院数字媒体系副主任,“也就是用电脑软件进行艺术创作的一个学科”。那时的肖迪,有着工科和艺术的双背景,梦想着能够运用高科技手段进行艺术创作,但在当时的中国,文旅产业刚刚起步,科技+艺术更是一个新兴领域:“那时候是很新的,大家一开始都不知道我讲的是什么东西。”

  当机械师的思维撞上艺术家的灵感,再碰上文旅产业突飞猛进的发展,2005年,29岁的肖迪成立了大连博涛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专门从事动漫文化科技产品的开发与运营。

  创业之初的路并未像预想中的一般顺畅。那时国内大的开发商迷信国外技术,导致博涛文化在参与竞争中十分被动,“有些老板一听是国内公司见都不见,说我们只见国外公司。”回想当初,肖迪有些无奈。但随着项目的展开和口碑的建立,博涛文化的机会在夹缝中越觅越多。

  除了技术上不断缩小的差距,肖迪自信于国内团队在艺术创作上的高效率高质量。博涛倡导开放、平等的美式企业文化,员工与公司的关系更倾向于合作而并非雇佣。在采访中,他不止一次地夸赞自己的团队:“我的团队可以工作12个小时不休息,他们是为了给自己的事业打下基础。但是老外不行。我们争取了宝贵的研发时间,这些都从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降低了成本。”

  兼顾强工程内涵和强艺术性的文旅项目,最终目的是为运营服务。在博涛文化内部,有众多独特的管理体制,目的就是让负责运营的部门广泛参与到创作流程中,进而达到科技、艺术、运营的真正的平衡点。

  作为团队的首席艺术家,肖迪习惯用倒退思维整合科技、艺术和运营:“以一个景区为例,事先我会分析这个景区有哪些问题,需要什么样的项目,景区的人流量和游客的层次……最后画出一个高科技文旅项目的轮廓,在这个轮廓之内进行大胆的创作和创意。”

  但如果硬要给科技和艺术一个排名,肖迪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艺术,“科技只是手段,你甚至不用太高的科技装饰就能呈现出非常顺利的效果。”

  凭借肖迪前瞻性的商业视角和整个团队独具匠心的创意头脑,博涛文化现已发展成为文旅行业制定高科技文旅项目整体解决方案专家,提供策划、设计、制作、建设、运营一站式服务。除了与万达、恒大、海昌等著名文旅集团密切合作,黄山、泰山、张家界、云台山、三清山、三亚、海口等40多个景区都能看到博涛文化的成功案例。

  当科技潮出高度:划时代的机械玩偶革命

  在做球幕影院时,肖迪发现球幕影院虽然能为景区带来额外营收,但并不能为景区创造更多的人流,大量游客只是因为影院在景区而前去观赏,并非单纯为了影院而来。

  法国南特的蒸汽朋克主题公园给了肖迪启发。2004年开始,法国南特当地政府按照科幻之父凡尔纳的作品和手稿,在一处旧工业基地上建造了一个蒸汽朋克主题乐园。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一只由木头和金属打造的机械巨象,它能以每小时1至3千米的速度载着最多50名游客游览45分钟。

  然而在国内,仿生机械项目仍属于蓝海领域,涉足这个新兴事物对肖迪和他的团队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要把艺术装置和高科技的机械设计完美融合,需要涉及十几个学科”,虽然难度大,但肖迪认准了这个真正触达行业痛点的项目:“我们从3年前就开始策划和研发,图纸就3000多张,每张图纸的改动次数都有十几次,专利拿了20多项。”

  选择马作为首只机械木偶原型,是肖迪很快做出的决定:“我要做一个中国文化的特洛伊木马”。这只机械马大量地从唐三彩造型中吸取元素,而唐三彩也是肖迪硕士论文中的研究对象。“也算是一个圆梦的过程吧。”肖迪说道。

  “博涛文化的气质就是艺术家和工程师的结合”,谈及公司的未来,肖迪期待着有一天能建设一个既有中国色彩,又兼具艺术感和高人气的本土乐园:“文化自信也好,创意无限也好,都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对中国文旅产业的发展十分乐观。” 有诗意才有温度,有远方才有未来,在利好的时代政策下,这个让艺术入侵技术、让科技潮出高度的团队势必会写出一篇旅游强国的大文章。